李尚蘭老師的教學部落格
凡教過必留下痕跡~~這裡記錄了學生與我的教學相長 總瀏覽人氣:4963
我要分享此頁
1. 本格關閉
2018/11/25 上午 09:14:33
2. 2013.03.09舊草嶺隧道環線騎腳踏車
2013/4/28 下午 11:49:16
3. 2013.04.20關於於兒童攝影的二三事(下)
2013/4/22 下午 09:26:50
4. 2013.04.20關於於兒童攝影的二三事(上)
2013/4/22 下午 09:12:02
5. 倒數49
2013/4/22 下午 09:05:03

...更多文章

1. 國文老師向淑娟是白癡...
(A10221510)
2013/3/26 下午 09:27:26
2. 組長 你們家ange...
(doris3369)
2007/8/31 下午 10:42:59
1.ESI(2)
2.每日一詩(38)
3.研習筆記(2)
4.家庭作業(40)
5.班級經營(1)
6.教學設計(6)
7.教學管理(155)
8.給畢業生的叮嚀(4)
9.進修研究(4)
10.閒話家常(16)
11.輔導活動(9)
12.寫作練習(109)
13.學生活動(1)
14.學科專業(23)
15.學校日(1)
16.親師合作(2)
17.聯絡簿(148)
目前沒有教案
文件名稱 文件說明
1. 101學年導師班級經營計畫
2. 班級通訊2012.03.13
3. 班級通訊2012.02.17
4. 名 言 薈 萃 100學年第1學期新<詳全文>
5. 班級通訊2011.11 集結學生聯絡簿中我的<詳全文>
6. 新詩創作教學2 以4種方法練習詩的意<詳全文>
7. 可愛小詩特選
8. 唐詩中的聲音 可見每日一詩1.3.<詳全文>
9. 100學年導師班級經營計畫
10. 苦吟1 可見每日一詩26.2<詳全文>
更多文件
1.鐘珮文老師的班網
2.教育生活家
3.暨南大學圖書館
4.國語日報
5.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
6.教育部成語典
7.教育部國語辭典簡編本
更多網址
班級討論區只能給
該班老師與學生使用

師生問與答話題只能給
該班老師與學生使用


歡迎留言
jastmine 個人簡介
類型: 共1頁, 第

詞窮的老師

該打掃了。 你坐在座位上,並不起身做打掃工作。 這不是第一次需要我喊你去打掃,因此我決定讓你繼續紋風不動,打算之後再和你談談。 很快地要晨考了,身為小老師該發英語考卷的你還是坐著,而是其他同學幫忙發下考卷。早自習結束,我本想請你出來教室,你繼續坐著,不回應我的要求,我只好站著直接問你為什麼不打掃。 你:他們也不掃! 我:是指誰,是指那些遲到的人嗎?打掃人力不足,我已請沒有工作的人去幫忙。 你:那些(被叫去幫忙的)人也只是在聊天,根本沒在掃。 我:如果都沒人掃,樹葉不會自動跑進垃圾桶。 他又把問題繞回「那些人也沒掃」。 我:因為你認為我安排打掃工作不公平嗎? 你:不是嗎?你說不出來,詞窮啊! 我:那出來到辦公室我可以好好說明。 你:不必了。 繼續坐著。 我的反省: 在打掃工作安排上的思考確實不夠周延。 原本把抬餐盒、清廚餘歸為打掃工作(我覺得這是班上原本很奇怪的歸類), 我想這是較為辛苦、吃力的工作,而暑假期間不用午餐,就只是暫時的福利(12天不用打掃),大部分人沒有意見,也或許是不想表示。(更怪的是學校在暑假期間更換班級打掃區域,然而有些人沒來上課,工作要誰去做?開學之後呢?) 恰巧抬餐盒的5個人都是屬於早鳥型,別人在打掃,或是因為遲到而根本沒有打掃,他們卻是閒在那堙C 你非常計較這件事,5個人不用掃,但是有去打掃的人絕對超過6個,你是唯一該掃卻不掃的在場者。可是從你的反應,可以看出你很在意「公平」這件事,在意到敢冒犯老師的權威。完全拒絕溝通,因為你認為你是絕對的有理,而我是絕對有錯,因此可以完全不需要聽我解釋,甚至羞辱我。 你真的是在意公平還是只是假藉名目不做打掃工作又可以趁機修理老師? 第一時間我身為老師的尊嚴真的完全是被宣判死刑了,也該是時候面臨到學生完全拒絕溝通的情況。 我不是沒遇過曾對我大吼或是完全不理老師指令的學生,因此倒沒有受到多大驚嚇,只是覺得想要好好跟學生說話有這麼難嗎?想要尊重學生也有說不的權力有這麼難嗎? 是的,就是得要耐著性子把被惹火的性子壓下,用專業的思考不斷催眠自己: 學生不信任我是正常的,畢竟我們認識還不到半個月; 學生討厭的可能是「老師」而不是我個人, 我是一個有高EQ的專業工作者,我不需要帶著被戳中的情緒和他對立。 坦白說要去捍衛某些自己相信的原則或立場,真的要花時間和精力, 這過程也有自我懷疑的時候,甚至要做好為了衝突而犧牲的準備。 而認知是容易的,實踐卻是------ 比方說:為什麼要對學生兇?下馬威?這是所有老鳥老師會給菜鳥老師的建議;甚至連學生都覺得:不兇的老師好欺負,老師要嚴格一點要求,我們才會乖。 但是為什麼要乖?什麼叫乖? 在乖和失序之間,沒有學生可以應該有的樣子嗎? 還是人性中的奴性真的太重嗎? 還是說即使到了青春期,仍然有不少人停留在道德發展的無律期及他律期? 如果真的有些人永遠達不到自律期,那麼老師的功能到底還有什麼? 論及權威,我自認既不年輕也不貌美、沒有說笑話的本事,因為沒有先天魅力也沒有強制的權力;後天受的專業訓練也不是教我做教室裡的獨裁者, 那麼我唯一有的權威就是專業:說我該說的,做我該做的,盡力的說好、做好。而我更想問:對於那些非自願的受教者又該如何對待他們? 孩子,我真的好想知道:當你用你的感覺傷害我的感覺時,不斷提到他們……他們……,我真的想問那麼你呢? 我願意為我的錯誤道歉並補救,但是你不接受。我尊重你的選擇。 那麼未來當你犯錯時,你也不需要別人的原諒嗎?我還是尊重你的答案。 你要公平,我只能為此道歉,老師給不了公平。 如同現實人生,公平並不存在於命運的字典中;公平需要自己積極主動爭取。 在分配打掃工作事前或事後你若能來跟我談談,而不是擺出一副「我不鳥你、隨你便」(其實我問過你,不是嗎?)當我沒有按照你的方式做,就可以指責我理虧、詞窮、不公平。你以為我心虛嗎? 放棄溝通和爭取,只是會讓不公平繼續存在。 而且即使沒有公平,該負多少責任卻怎麼也逃不掉; 如果你因為不能接受這個真相而感到憤怒,現實人生更不會對你感到愧疚。...
(繼續閱讀)

我不覺得在班上能學到什麼?

當我看到你寫的這句話,我第一個反應是:不知道在班上我能教你什麼? 與其是你問我,毋寧也是我想問你的:如果抽絲剝繭來分析這個大哉問,我好想知道你想學什麼?你打算怎麼學?向誰學? 又或許這不是問句,彷彿只是在質疑我們老師憑什麼要求你們學生坐在教室裡,反正我們既沒認真教、也沒東西可教,因此你們在班上已經沒什麼好學了。 你還記得我在黑板上曾寫過一個成語「牛驥同皁」嗎? 你知道它的意思嗎?如果不知道,那麼這將是第一件你可以在班上學到的。 如果你知道,那你更應該能猜到我為何會這樣寫。 每當考卷發下去時,有半數的人在3分鐘內填完答案,然後擺平自己,等著那些斟酌B或C、A或D的人在30分鐘之後得出一個成績,20幾、30幾、70幾或80幾。看似不在乎的人,其實很努力完成國家的要求,不吵不鬧陪大家坐在教室裡,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直到畢業離校。很在意自己學習的人,則是偶而抱怨老師為何要花時間點他們名、要求上課秩序、不要睡覺、不要講話……,多數時間是低頭默默做完自己的作業,即便也可能是抄來的,總算也很認真的應付了。 我們的國家教育制度相信:這個社會是由各式人種構成,有人擅長藝術、有人精於數理,我們需要治病的醫師、負責的公務員、有良心的老闆,也需要好手藝的廚師、理髮師、修車師傅,而這些人在離開國中之前都是坐在和你一樣的教室中,熬過3年。一樣地背英文單字、國文注釋、演算一道又一道數學習題,以為漫漫長夜,不知要睡幾節課,然後就畢業了------不論個人的聰明與否、不論勤奮與否、也不論對該學科感興趣與否。 我很抱歉,這個班級真的不能教你成為漫畫家、農夫、法官或是藝人;但我要說你在這個班上能學到什麼,卻完全取決於你的想法和做法。若要批評老師教的不好時,能否抬頭回答並嘗試質疑我的問題。若要責怪那些胡鬧搞怪的同學時,能否不要和他們同流合汙甚至振振有辭說某某某也這樣,正因為他們不能教你什麼,更不能扛下你錯誤行為的責任。 我們國家不可能把你關在學校一輩子,但是你想學什麼?你打算怎麼學?向誰學?這卻是一輩子自我教育的內容。 我認為你在這個班上唯一要學的就是如何讓自己成為你值得成為的人。...
(繼續閱讀)